人类面临抗生素的危机

2017-12-09 14:49:58

1940年青霉素开始用于临床,几十年来,它挽救了数以千百万计的生命,使人类平均寿命从40岁提高到了65岁。青霉素的“功绩”可谓抗生素为人类所做贡献的缩影。
  
  抗生素是指治疗细菌、真菌或立克次氏体感染的药物。这类药物是从细菌或霉菌中分离的,或者是人工合成的,它可以通过多种方式来抵制感染,如:抵制细胞壁合成;激活一系列溶解细胞壁的酶,增加细胞壁通透性;干扰蛋白质合成或者核酸酶合成等。
  
  但是,在抗生素投入使用至今的60多年间,很多细菌对抗生素有了严重的耐药性,有的甚至产生了多重耐药性,这些耐药细菌毒力很强而大多数高效抗生素又战胜不了。许多可怕的毁灭性新生成或再生性传染疾病正在世界各个角落出现,如20世纪50年代在欧美就发生了耐甲氧西林金黄色葡萄菌的感染,这种感染很快席卷全球,有5000万人被感染,50多万人死亡。
  
  各国学者研究发现——耐药菌的出现是人类不合理使用抗生素的直接后果,并且细菌产生耐药性的速度远远快于人类新药开发的速度,如不遏制,人。类将进入“后抗生素时代”,即回到抗生素发现之前的人们面对细菌性感染束手无策的黑暗时代。
  
  中国是世界上滥用抗生素最为严重的国家之一,世界卫生组织在国际范围内的多中心调查显示,住院患者使用抗生素的约30%,而我国却占80%——90%,集中使用广谱抗生素或者联合使用两种以上抗生素的占58%,就连门诊感冒患者都有75%使用抗生素,大大超过了已经很不正常的国际平均水平。这造成了我国的细菌耐药性问题尤为突出。我国临床分离的一些细菌对某些药物的耐药性已居世界首位。噎诺酮类抗生素进入我国仅20多年,可其耐药率已达60%——70%。上海人群感染的金黄色葡萄球菌中,80%已经产生了对青霉素G的耐药性。
  
  造成我国抗生素滥用的原因很多,有几点可能是我们应该特别关注的:一是医疗卫生系统对医务人员如何正确使用抗生素缺乏行政与法律的规定,医务人员在抗生素的使用上存在不规范的操作。二是抗生素在畜牧业中大量使用,导致在环境中大量的抗生素释放和耐药细菌的驯化与进货。这不光是我们国家的问题,也是全球性的问题。
  
  当前,世界卫生组织已呼吁全球各国采取紧急措施杜绝多重耐药菌株的出现和传播。越来越多的国家采取立法段禁用抗生素。我国已再次将抗生素明确规定为处方用药,同时,正在起草《合理使用抗生素的指南》,并下发了《关于开展抗菌药物合理使用的宣传活动的通知》,以此来规范王码对抗生素的使用。